卖萌小号

看🚗点图下🔗_(:_」∠)_

告白被拒的巍巍😂

沈巍:浮生你看看我!❤️

罗浮生:莫挨老子!💢

送给耳朵的生日礼物,这里就不艾特她了,因为有的人不看声明点进来,接受不了反手就是一个举报,这奇葩的操作我第一次见,所以早上发的已经没了。




迟勤 👀🚗


https://m.weibo.cn/5411835380/4406727153338076

很迷啊…

我寻思着你不喜欢就不看呗,怎么还来举报这种恶劣行为的?争当和平小卫士?真是开眼了……

七夕特别篇,与正文主剧情无关,纯粹就是撒狗粮特辑。

【面慕】美人鱼 01

在我欠债累累的时候竟然还能开新坑,我也是惊呆了……

•不是童话故事中的美人鱼,吃人预警

•文章中有血腥暴力场景

•欧洲时代,ooc预警

正文


  波罗地海域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,在大海中心水雾缭绕的地方有一座食人岛,那里是航海人的禁地,老一辈的航海人说那里磁场混乱,漩涡密布,航船一旦进去,就回不来了。


  然而其实还有一个更为荒诞的说法,即使没有任何人相信。


  “食人岛上住着吃人的人鱼,他们长相美艳,獠牙锋利,喜欢用歌声引诱水手们沉入海底,心甘情愿的成为他们的食物。”


  程慕生低着头擦拭着手中脏污的盘子,他表面上看似专心致志,其实在竖着耳朵默不作声的偷听着身后几个人的聊天,说话的人是这艘海盗船上的老厨师,他跟着航船出海已经有三十个年头了,在船上说话很有分量,就算是他们船长也要卖他几分面子。


  紫荆棘号,享誉这片海域的第一海盗船,也是程慕生现在待的这艘船。


  凡是隶属于紫荆棘的海盗们,嗜虐且疯狂,他们什么任务都敢接,什么残忍的事情都做过,这艘船上的人皆是些刀口舔血的亡命之徒,每一次争夺领域的战争都能让他们兴奋不已,鲜血、暴力、欲望,让他们为之癫狂的三大乐趣。


  之所以会聊到食人岛,是因为他们这次接到的任务,这次出海必须要绕过那一片磁场紊乱的海域才能到达目的地,新来的水手们第一次听说食人岛的传说,哄笑着调侃其他人的懦弱,所以老厨师特地说了个荒诞的故事来吓唬他们的。


  程慕生小心的将洗干净的盘子放到柜子里,他来到这艘船上的时间不长,与这些杀过人喝过血的海盗不同,他是上一场海域争夺战中抢来的俘虏,并没有给他多少逃离的时间,他之前待的那艘船已经被击沉了,同他一起抢来的其他俘虏早已经不堪欺辱全部都死干净了,要不是他会几手厨艺,早几天前他就被丢进海里喂鱼了。


  虬结杂乱的头发一绺绺的垂落在眼前,不知道是多久没洗头了,上面全是油污和灰尘,蓬乱的头发下掩藏的是一张更脏的脸,唯一引人注目的大概就是那一双亮如辰星的眼睛了。


  程慕生拢了拢身上全是补丁的衣服,船上没有多余的淡水供他梳洗,他每天早上只能漱完口之后用湿布擦一下手和脸,洗澡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没人关注他过得怎么样,程慕生每次闻到自己身上散发的酸臭味,他都觉得自己像一块发霉长毛的干面包。


  “小心一点!别摔着了!”


  甲板上突然传来一阵喧哗,听说今天是两个船长一起出海,没错,这艘船是两个船长。


  罗兰与安娜,紫荆棘号的所属者,两个残暴又血腥的女人,她们在十三岁的时候就联合杀掉了自己的父亲,也就是紫荆棘号的第一任主人,自此之后,她们所过之处便是死神的归处。


  罗兰长得妖娆性感,有一头红艳的大波浪卷发,她以折磨人为乐趣,喜欢猎物临死时恐惧的尖叫和懦弱的求饶,敌人喷洒的滚烫鲜血让她觉得享受,没有什么颜色能比红色更让她亢奋了,兴致来了的时候她甚至能够当做美酒来品尝,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施暴者。


  安娜,与其说她是一个海盗,不如说她是一个优雅的执行者,她留着一头柔顺的金色长发,馥郁淡雅,她极少有动怒的时候,就算是杀人,她也是最冷静的那一个,她喜欢收藏一切美的东西,人或物,在紫荆棘船舱的最深处有一间她的收藏室,里面放着她收集的一切藏品,美丽的人体标本,她总是陶醉在其中,一待就是一整天。


  程慕生躲在自己房间里,透过一点门缝往外看去,甲板上聚集了很多人,连老厨师都跑了出去,船长安娜正站在搭板上指挥着身后的人往甲板上走,他们手上抬着个两人多高的箱子,从几人鼓胀的肌肉可以看出里面的东西很沉,箱子四周是密封的,从程慕生的角度根本看不清里面是什么,在他无趣的准备回床上休息的时候,那箱子突然动了一下,动作很细微,连搬动的人都没有察觉到,但是程慕生清楚的看到了从箱子缝隙处渗出来的水,顺着木箱的边缘滴落在甲板上,一路洇湿。


   “起床!杂碎!我们这里可不是什么安逸的收容所!快去干活!”


  程慕生是在一阵刺耳的咒骂声和头皮的剧烈刺痛中醒来的,他整个人被提在了半空中,双脚就算用力绷直也够不到身下的地面,头皮被拉扯的撕裂感让他不禁叫了出来,随着这声叫喊,他被用力的掼在了地上,后背摩擦过地板火辣辣的疼,大腿更是在下落过程中不小心撞到了一旁的桌角,尖锐的棱角扎进肉里,瞬间模糊了一片。


  “醒了就赶紧动起来!呸!真是一只肮脏的臭老鼠...”


  来人骂骂咧咧的走了,他一边踢踹着沿路的木桶,一边不住的往嘴里灌着劣质的小麦啤酒。


  待大腿钻心的疼痛变弱,程慕生颤巍巍的扶着一旁的凳子站了起来,他试着往前迈了一步,很痛,还好不影响行动,头皮上有什么凉凉的东西流了下来,一直流过眉心,程慕生习以为常的抬手一抹,随手擦在了衣摆处,一团鲜红随即在灰扑扑的布料上晕染开来,将那处揉杂得更脏了。


  程慕生一天的工作很多,但好在没什么力气活,老厨师信不过他,只让他负责一些配菜和点心,中午会有一段休息的时间,晚上则负责清理厨房。


  “小子,把这个拿去给货仓的约翰。”


  老厨师从橱柜里端出一份意大利面,以往给约翰送饭的都是厨房里的另一个水手,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,那个人一直出现,所以送饭这件事就落在了程慕生的头上。


  约翰守的货仓是放上次他们搬的箱子的地方,那里禁止其他人的靠近,大门长期被锁着,从来没有开启过。


  程慕生端着盘子来到了货仓,约翰正坐在椅子上打着瞌睡,他卷曲的胡子几乎盖过了整个嘴巴,窄小的椅子被他庞大的身躯压得吱嘎作响,程慕生真怕这椅子突然就塌了。


  “嘿,醒醒。”


  虽然他很想就这么一盘子扣在对方头上,但前提是他不想活了。


  约翰不耐烦的睁开眼睛接过自己的午饭,他早就守得不耐烦了,在勒令程慕生替他看着货仓后,约翰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了。


  程慕生极不情愿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他并不想看什么货仓,他只想回房间躺在床上休息,正在他忿忿不平的低骂着约翰的时候,他脑子里突然响起了一阵美妙的旋律,是歌声,这声音空灵悦耳,就像来自深海的精灵,引诱着旅途中的行人沉溺其中。


  程慕生开始觉得眼皮越来越重,不多时便昏睡了过去。


  


  


  


67、面面:谁都不能阻止我用刀!

小嵬:全~部~扔掉!

很早之前画的衡面…我就是个five。ಥ_ಥ

有参考。

(主巍生)我们村里的那些事 10

这篇大概有一个多月没有更新了,这几天没什么时间码字,昨天熬夜更出来的。

正文


  今天的罗浮生有别于往日的心神不宁,他总有一种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的感觉,这从他早上喝了一碗清水白粥就开始一直打屁起,不好的感觉更加强烈了,他觉得不出门才是最安全的办法。


  第一个造访小浮生家的是傅红雪,他上次睡着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无意中咬了罗浮生的小脸蛋一口,天知道他只是梦到了一只烤鸭,虽然他不喜荤腥,但连哥哥说了“所有吃的都是属于他连城璧的”,所以这个烤鸭也应该是属于他傅红雪的。


  他今天过来是准备道歉的,虽然他那天看到牙印之后就马上装睡了,但是傅红雪还是内疚了好久,为了这个道歉,他都一个人睡了好几天。


  “生生哥!你在家吗?我是小雪!我来找你玩啊!”


  奶里奶气的喊声没有很大,但是门里面的人还是能够听见。


  傅红雪喊得一张白净小脸通红,他轻轻的吐了吐气,乖巧的用小短手给自己胸口拍了拍,连哥哥说了,喘气的时候要拍胸口。


  就这么来回拍了有十分钟,傅红雪喊两嗓子就停下来拍一下,他没感觉到有什么,门里面的罗浮生觉得自己快喘不过气来了,说话一顿一顿的,也不知道是要憋死谁!


  罗浮生收了收自己微微凸起的小肚子,哒哒哒就往大门口走去,这走的路上还一个劲的往外蹦屁,害得他走路也是一顿一顿的,小短腿迈得比往常还要吃力。


  “生生哥!你是不是不在家?你不在家我可走了哦!”


  傅红雪拍得手有点痛了,他左右看了看,除了隔壁开门偷看的面面,一个人都没有,大概里面是没有人的,傅红雪上前摸了摸木门上的铜环,乖巧的说了声,“我走了哦。”


  然后他转身高兴的去找广场上等他的连城璧了。


  好不容易走到门口的罗浮生听到了傅红雪道别的话,气得抬腿狠踹了一下门,因为他人小腿短的,这一下没有踹到实处,“啪唧”一声往后摔了个屁股蹲儿。


  这下好了,罗浮生被这一屁股蹲儿吓得屁不打了,开始打嗝了。


  “我...嗝...呜呜嗝呜…恨你...嗝!”


  罗浮生一边抹眼泪一边辛苦的打着嗝,他就说今天不好嘛,连一向可爱听话的傅红雪都变坏了。


  默默围观了一切的面面悄悄的推开门,他垫着脚往罗浮生家院子里看了看,太高了,什么都看不到,他绕着围墙转了几圈,发现墙角边有几块碎石头,垒起来的话刚好能够看到院子里。


  面面顾虑着自己今天新穿的小白衣服,他小心翼翼的抱起一块石头,两条小肉胳膊直直的往前伸着,头往后仰,含胸收腹,还不知不觉的撅起了小屁股,就这样来回搬了几次,垫脚的石头凳子搭好了。


  院子里的罗浮生依然在边哭边打嗝,他坐着哭觉得有点累,索性往后躺了下去,但是平躺着他又觉得有点磕脑袋,换了好几个姿势,他干脆侧躺着用手掌撑着头,胳膊肘杵在地上,这个姿势舒服了,他就专心致志的哭了起来。


  面面颤颤巍巍的终于站上了石块,他十根软糯糯的手指卖力的巴着围墙的边缘,探着脑袋往里瞧。


  “呜呜呜...嗝...啊!!有个白色的鬼在我家墙上!呜哇哇哇!”


  罗浮生一个人正哭得起劲的时候,突然瞄到了自家围墙上有一个白色的东西在动来动去,他本来胆子就小,现在又是一个人在家,刚一看到就吓得不轻,嗝也不打了,费力的爬起来就同手同脚的往自己小屋子跑。


  面面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有缺口的地方,刚冒出颗脑袋,就听到耳边罗浮生的尖叫,多的东西没听到,“鬼”这个字异常的清晰,小孩子都怕这个字,小魔王面面也不例外。


  “啊!我害怕!嗝!呜呜呜...嗝...”


  心中被吓得慌乱的面面一个没踩稳,直接摔了下来,说话的时候吓得岔了气,打嗝了。


  这下好了,罗浮生的打嗝好了,面面又开始打嗝了。


  最后知道这一切的沈巍只能默默的递给弟弟一碗水,听说水可以治打嗝,至于罗浮生,则是形影不离的陪了他好几天,才不再害怕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