卖萌小号

何必虚伪,大概是本性太丑陋。
何必情深,大概是也曾用情太深。
必定佛系,这是我对自己的忠告。

七夕特别篇,与正文主剧情无关,纯粹就是撒狗粮特辑。

【面慕】美人鱼 01

在我欠债累累的时候竟然还能开新坑,我也是惊呆了……

•不是童话故事中的美人鱼,吃人预警

•文章中有血腥暴力场景

•欧洲时代,ooc预警

正文


  波罗地海域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,在大海中心水雾缭绕的地方有一座食人岛,那里是航海人的禁地,老一辈的航海人说那里磁场混乱,漩涡密布,航船一旦进去,就回不来了。


  然而其实还有一个更为荒诞的说法,即使没有任何人相信。


  “食人岛上住着吃人的人鱼,他们长相美艳,獠牙锋利,喜欢用歌声引诱水手们沉入海底,心甘情愿的成为他们的食物。”


  程慕生低着头擦拭着手中脏污的盘子,他表面上看似专心致志,其实在竖着耳朵默不作声的偷听着身后几个人的聊天,说话的人是这艘海盗船上的老厨师,他跟着航船出海已经有三十个年头了,在船上说话很有分量,就算是他们船长也要卖他几分面子。


  紫荆棘号,享誉这片海域的第一海盗船,也是程慕生现在待的这艘船。


  凡是隶属于紫荆棘的海盗们,嗜虐且疯狂,他们什么任务都敢接,什么残忍的事情都做过,这艘船上的人皆是些刀口舔血的亡命之徒,每一次争夺领域的战争都能让他们兴奋不已,鲜血、暴力、欲望,让他们为之癫狂的三大乐趣。


  之所以会聊到食人岛,是因为他们这次接到的任务,这次出海必须要绕过那一片磁场紊乱的海域才能到达目的地,新来的水手们第一次听说食人岛的传说,哄笑着调侃其他人的懦弱,所以老厨师特地说了个荒诞的故事来吓唬他们的。


  程慕生小心的将洗干净的盘子放到柜子里,他来到这艘船上的时间不长,与这些杀过人喝过血的海盗不同,他是上一场海域争夺战中抢来的俘虏,并没有给他多少逃离的时间,他之前待的那艘船已经被击沉了,同他一起抢来的其他俘虏早已经不堪欺辱全部都死干净了,要不是他会几手厨艺,早几天前他就被丢进海里喂鱼了。


  虬结杂乱的头发一绺绺的垂落在眼前,不知道是多久没洗头了,上面全是油污和灰尘,蓬乱的头发下掩藏的是一张更脏的脸,唯一引人注目的大概就是那一双亮如辰星的眼睛了。


  程慕生拢了拢身上全是补丁的衣服,船上没有多余的淡水供他梳洗,他每天早上只能漱完口之后用湿布擦一下手和脸,洗澡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没人关注他过得怎么样,程慕生每次闻到自己身上散发的酸臭味,他都觉得自己像一块发霉长毛的干面包。


  “小心一点!别摔着了!”


  甲板上突然传来一阵喧哗,听说今天是两个船长一起出海,没错,这艘船是两个船长。


  罗兰与安娜,紫荆棘号的所属者,两个残暴又血腥的女人,她们在十三岁的时候就联合杀掉了自己的父亲,也就是紫荆棘号的第一任主人,自此之后,她们所过之处便是死神的归处。


  罗兰长得妖娆性感,有一头红艳的大波浪卷发,她以折磨人为乐趣,喜欢猎物临死时恐惧的尖叫和懦弱的求饶,敌人喷洒的滚烫鲜血让她觉得享受,没有什么颜色能比红色更让她亢奋了,兴致来了的时候她甚至能够当做美酒来品尝,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施暴者。


  安娜,与其说她是一个海盗,不如说她是一个优雅的执行者,她留着一头柔顺的金色长发,馥郁淡雅,她极少有动怒的时候,就算是杀人,她也是最冷静的那一个,她喜欢收藏一切美的东西,人或物,在紫荆棘船舱的最深处有一间她的收藏室,里面放着她收集的一切藏品,美丽的人体标本,她总是陶醉在其中,一待就是一整天。


  程慕生躲在自己房间里,透过一点门缝往外看去,甲板上聚集了很多人,连老厨师都跑了出去,船长安娜正站在搭板上指挥着身后的人往甲板上走,他们手上抬着个两人多高的箱子,从几人鼓胀的肌肉可以看出里面的东西很沉,箱子四周是密封的,从程慕生的角度根本看不清里面是什么,在他无趣的准备回床上休息的时候,那箱子突然动了一下,动作很细微,连搬动的人都没有察觉到,但是程慕生清楚的看到了从箱子缝隙处渗出来的水,顺着木箱的边缘滴落在甲板上,一路洇湿。


   “起床!杂碎!我们这里可不是什么安逸的收容所!快去干活!”


  程慕生是在一阵刺耳的咒骂声和头皮的剧烈刺痛中醒来的,他整个人被提在了半空中,双脚就算用力绷直也够不到身下的地面,头皮被拉扯的撕裂感让他不禁叫了出来,随着这声叫喊,他被用力的掼在了地上,后背摩擦过地板火辣辣的疼,大腿更是在下落过程中不小心撞到了一旁的桌角,尖锐的棱角扎进肉里,瞬间模糊了一片。


  “醒了就赶紧动起来!呸!真是一只肮脏的臭老鼠...”


  来人骂骂咧咧的走了,他一边踢踹着沿路的木桶,一边不住的往嘴里灌着劣质的小麦啤酒。


  待大腿钻心的疼痛变弱,程慕生颤巍巍的扶着一旁的凳子站了起来,他试着往前迈了一步,很痛,还好不影响行动,头皮上有什么凉凉的东西流了下来,一直流过眉心,程慕生习以为常的抬手一抹,随手擦在了衣摆处,一团鲜红随即在灰扑扑的布料上晕染开来,将那处揉杂得更脏了。


  程慕生一天的工作很多,但好在没什么力气活,老厨师信不过他,只让他负责一些配菜和点心,中午会有一段休息的时间,晚上则负责清理厨房。


  “小子,把这个拿去给货仓的约翰。”


  老厨师从橱柜里端出一份意大利面,以往给约翰送饭的都是厨房里的另一个水手,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,那个人一直出现,所以送饭这件事就落在了程慕生的头上。


  约翰守的货仓是放上次他们搬的箱子的地方,那里禁止其他人的靠近,大门长期被锁着,从来没有开启过。


  程慕生端着盘子来到了货仓,约翰正坐在椅子上打着瞌睡,他卷曲的胡子几乎盖过了整个嘴巴,窄小的椅子被他庞大的身躯压得吱嘎作响,程慕生真怕这椅子突然就塌了。


  “嘿,醒醒。”


  虽然他很想就这么一盘子扣在对方头上,但前提是他不想活了。


  约翰不耐烦的睁开眼睛接过自己的午饭,他早就守得不耐烦了,在勒令程慕生替他看着货仓后,约翰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了。


  程慕生极不情愿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他并不想看什么货仓,他只想回房间躺在床上休息,正在他忿忿不平的低骂着约翰的时候,他脑子里突然响起了一阵美妙的旋律,是歌声,这声音空灵悦耳,就像来自深海的精灵,引诱着旅途中的行人沉溺其中。


  程慕生开始觉得眼皮越来越重,不多时便昏睡了过去。


  


  


  


67、面面:谁都不能阻止我用刀!

小嵬:全~部~扔掉!

很早之前画的衡面…我就是个five。ಥ_ಥ

有参考。

(主巍生)我们村里的那些事 10

这篇大概有一个多月没有更新了,这几天没什么时间码字,昨天熬夜更出来的。

正文


  今天的罗浮生有别于往日的心神不宁,他总有一种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的感觉,这从他早上喝了一碗清水白粥就开始一直打屁起,不好的感觉更加强烈了,他觉得不出门才是最安全的办法。


  第一个造访小浮生家的是傅红雪,他上次睡着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无意中咬了罗浮生的小脸蛋一口,天知道他只是梦到了一只烤鸭,虽然他不喜荤腥,但连哥哥说了“所有吃的都是属于他连城璧的”,所以这个烤鸭也应该是属于他傅红雪的。


  他今天过来是准备道歉的,虽然他那天看到牙印之后就马上装睡了,但是傅红雪还是内疚了好久,为了这个道歉,他都一个人睡了好几天。


  “生生哥!你在家吗?我是小雪!我来找你玩啊!”


  奶里奶气的喊声没有很大,但是门里面的人还是能够听见。


  傅红雪喊得一张白净小脸通红,他轻轻的吐了吐气,乖巧的用小短手给自己胸口拍了拍,连哥哥说了,喘气的时候要拍胸口。


  就这么来回拍了有十分钟,傅红雪喊两嗓子就停下来拍一下,他没感觉到有什么,门里面的罗浮生觉得自己快喘不过气来了,说话一顿一顿的,也不知道是要憋死谁!


  罗浮生收了收自己微微凸起的小肚子,哒哒哒就往大门口走去,这走的路上还一个劲的往外蹦屁,害得他走路也是一顿一顿的,小短腿迈得比往常还要吃力。


  “生生哥!你是不是不在家?你不在家我可走了哦!”


  傅红雪拍得手有点痛了,他左右看了看,除了隔壁开门偷看的面面,一个人都没有,大概里面是没有人的,傅红雪上前摸了摸木门上的铜环,乖巧的说了声,“我走了哦。”


  然后他转身高兴的去找广场上等他的连城璧了。


  好不容易走到门口的罗浮生听到了傅红雪道别的话,气得抬腿狠踹了一下门,因为他人小腿短的,这一下没有踹到实处,“啪唧”一声往后摔了个屁股蹲儿。


  这下好了,罗浮生被这一屁股蹲儿吓得屁不打了,开始打嗝了。


  “我...嗝...呜呜嗝呜…恨你...嗝!”


  罗浮生一边抹眼泪一边辛苦的打着嗝,他就说今天不好嘛,连一向可爱听话的傅红雪都变坏了。


  默默围观了一切的面面悄悄的推开门,他垫着脚往罗浮生家院子里看了看,太高了,什么都看不到,他绕着围墙转了几圈,发现墙角边有几块碎石头,垒起来的话刚好能够看到院子里。


  面面顾虑着自己今天新穿的小白衣服,他小心翼翼的抱起一块石头,两条小肉胳膊直直的往前伸着,头往后仰,含胸收腹,还不知不觉的撅起了小屁股,就这样来回搬了几次,垫脚的石头凳子搭好了。


  院子里的罗浮生依然在边哭边打嗝,他坐着哭觉得有点累,索性往后躺了下去,但是平躺着他又觉得有点磕脑袋,换了好几个姿势,他干脆侧躺着用手掌撑着头,胳膊肘杵在地上,这个姿势舒服了,他就专心致志的哭了起来。


  面面颤颤巍巍的终于站上了石块,他十根软糯糯的手指卖力的巴着围墙的边缘,探着脑袋往里瞧。


  “呜呜呜...嗝...啊!!有个白色的鬼在我家墙上!呜哇哇哇!”


  罗浮生一个人正哭得起劲的时候,突然瞄到了自家围墙上有一个白色的东西在动来动去,他本来胆子就小,现在又是一个人在家,刚一看到就吓得不轻,嗝也不打了,费力的爬起来就同手同脚的往自己小屋子跑。


  面面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有缺口的地方,刚冒出颗脑袋,就听到耳边罗浮生的尖叫,多的东西没听到,“鬼”这个字异常的清晰,小孩子都怕这个字,小魔王面面也不例外。


  “啊!我害怕!嗝!呜呜呜...嗝...”


  心中被吓得慌乱的面面一个没踩稳,直接摔了下来,说话的时候吓得岔了气,打嗝了。


  这下好了,罗浮生的打嗝好了,面面又开始打嗝了。


  最后知道这一切的沈巍只能默默的递给弟弟一碗水,听说水可以治打嗝,至于罗浮生,则是形影不离的陪了他好几天,才不再害怕了。


  


  

守护全世界最好的腰细高冷雪

很高兴认识了很多的太太!

ZYL48成员生贺&水仙推文号:

我们的雪鹅生贺活动于2019.7.12正式开始筹办。




离雪雪生日时间是的确是紧张了些,也同样出现了一些小问题,但是这些都没有阻挡住太太们的热情。 




因而,在这次活动中,我们不仅见到了熟悉的太太,也见到了刚刚起步的萌新。




她们怀着一颗对雪雪的喜爱之心,为雪雪共同举办了这场包含文字图画的生日会。




非常感谢这次活动太太们的参与。




明年今日期待再次与您的相聚。












可以直接关注我们的tag,也可以走以下的便捷通道:






00:00——《大雪浮华醉》——生雪 @浮生倾南絮 http://congcimeiyoumingzi.lofter.com/post/201c666c_1c63025a1






01:00——《撑伞》——雪景  @骊酒无月 http://lijiuwuyue.lofter.com/post/205ae3a4_1c62ec0d8






02:00——《人生何处不相逢》——璧雪 @宦相辞 http://suyunbo669.lofter.com/post/1fcd3ef5_1c6312de3






03:00——《狐言》——鸿雪 @陌寒   http://mohan365.lofter.com/post/1f687bf7_1c6313778






04:00——《南山公墓》——夜雪 @苍白失忆   http://cangbaishiyi.lofter.com/post/1e6285b4_1c631126a






05:00——《倒带》——豆雪 @栟榈叶战  http://binglvyezhan.lofter.com/post/1dcee1c7_1c630e847






6:00——《落花人独立,微雪燕双飞》——雪花  @心尖上的巍  http://wodexintouxue.lofter.com/post/3090d9ff_1c631476b   或者   http://xinjianshangdewei.lofter.com/post/3092077f_1c6315d11






07:00——《真实反应》——璧雪 @冥冥咩    http://mingmingmie318.lofter.com/post/1fc5d85b_1c6312982






08:00——《泪离殇》——璧雪 @愚者丑角   http://yuzhechoujue.lofter.com/post/1f5a6a27_1c632f36a






09:00——《朔寒闻苦角》——雪璧 @油条小姐  http://youtiaoxiaojie806.lofter.com/post/1e85b20c_1c63162ce






10:00——《觅香》——雪面 @J独孤翘楚  http://jduguqiaochu.lofter.com/post/1fa468f7_1c6316f49






11:00——《真假将军》——雪花 @居老师的教案   http://jlsdja.lofter.com/post/1e85ad4b_1c630c9e1






12:00——《风雪夜归人》——洛雪 @拢岭柑橘  http://longlingganju.lofter.com/post/201ed15f_1c631ab1e






13:00——《温柔是宝藏,你也是》——巍雪 @隼白奕茶居  http://art46471.lofter.com/post/1ff99dd9_1c6319914






14:00——《心尖雪》——团宠向 @哆啦A白   http://baibai308.lofter.com/post/1fd233d0_1c631db02






15:00——《盛宠》——照雪 @月下饮茶  http://yuexiayincha340.lofter.com/post/1e3a3272_1c631ad0b






16:00——《量子物理的柏拉图恋爱》——豆雪 @椰维奇  http://alexeievic.lofter.com/post/1fe739d9_1c6311357






17:00——《重花》——雪花  @谟涅摩叙涅  http://moniemoxunie.lofter.com/post/201cd7c7_1c631bb65






18:00——《这网恋竟该死的甜美》——雪花 @初睛  http://zhuyilongdexiaopengyou188.lofter.com/post/20268867_1c6313e2a






19:00——《共枕眠》——璧雪璧 @貘  http://mo334774.lofter.com/post/1ed50cbf_1c62ff7a9






20:00——《为欢几何》——雪花 @千纸鹤上的包子  http://aigengsuiyangyang.lofter.com/post/1f11f1a0_1c6327d45






21:00——《风霜远》——璧雪璧 @居于临安   http://llinan.lofter.com/post/1fd5d3fe_1c6314bae






22:00 ——《碧螺春》——雪璧 @云舟  http://yunzhou416.lofter.com/post/1feb2bdc_1c630403b






23:00——《人间重晚晴》——璧雪 @夏时不是鸽子精   http://mifeng621.lofter.com/post/1f14a4df_1c6323f9b






23:30——《皎皎明月心》——璧雪花 @苏稚宴  http://xiyan215.lofter.com/post/1cd28ee5_1c632e492


 


 


特殊时间


05:20(画) @小雪的黑斗篷 http://heeroyuy.lofter.com/post/1261c8_1c630cb98






16:16(画) @蜜茶微冰  http://michaweibing.lofter.com/post/20143693_1c63217a7






13:14——《欢喜冤家》(文)——雪叶 @卖萌小号   http://maimengxiaohao.lofter.com/post/205aaa60_1c6300472






19:18——傅红雪(视频) @哆啦A白   http://baibai308.lofter.com/post/1fd233d0_1c6325d96





因为最近欠的债务太多,加上身体也不舒服,我可能会放慢更新速度,会先把欠的文写完😭

我才不是想开新坑呢…

【718傅红雪生贺24h·13:14·雪叶】欢喜冤家

宝贝雪儿生日快乐!极圈也是很有爱的!重点是两人的孩子特别的好看!

现代AU

私设很多,因为叶凡没怎么看过,ooc预警

下一个接棒的小可爱 @哆啦A白 到你啦

正文

  叶凡时常想世界上怎么会有傅红雪这么讨厌的人,脾气怪不说,嘴巴还特别的毒,碍于双方父母打小就是同学,结婚了也住在同一小区上下楼,这也就造成了他和傅红雪相看两厌的一直相处到了高中,虽然他在普通6班,而傅红雪在尖子1班,但这一点都不妨碍叶凡单方面向傅红雪宣战。

  “凡凡,你的死对头找你。”

  说话的这个人是坐在叶凡后桌的罗浮生,班上和他玩得最好的同学,他们俩当了快一年的前后桌,罗浮生对于叶凡和傅红雪之间的争斗知道得一清二楚。

  叶凡看了眼门口熙熙攘攘的同学,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,每次傅红雪来他们班都要轰动一回,女同学们字也不写了,一个个只知道在那捧着脸尖叫,极度肤浅。

  拥挤的人潮程半弧形将中间的人围了起来,即使互相之间挤得脚踩脚,也没人敢往前半步,傅红雪就这么手插兜闲闲的站在那里,低垂的眼不曾施舍给任何人,细碎的额发柔软的搭在他精致的眉眼间,偶有几缕调皮的勾缠着他卷翘的睫毛,瓷白的皮肤只眼尾处红了一小块,顺着上翘的弧度晕染成少有的艳色,无端端给人一种诱惑感,应该是不喜太多人围观,他削薄的唇紧抿着,从中可以看出几丝隐忍的不耐。

  叶凡挤开人群来到傅红雪身前,这也是他不喜欢对方的一点,身边总是围绕着太多人。

  “学生卡拿错了。”

  傅红雪轻抬眼敛扫了面前的人一眼,随手从裤兜里掏出一张卡片,淡蓝色的卡片夹在他白皙修长的指尖,更衬得他手指莹润如玉,仿似一根根玉石,卡片的正面赫然写着叶凡两个字。

  这几天叶凡的父母出国了,美其名曰度蜜月,所以他被托付给了身为好朋友的傅红雪家,这学生卡应该是今天早上收拾书包的时候拿错了。

  叶凡一言不发的拿过学生卡,他快速的回到自己座位翻找着,手指一触到硬硬的卡片就往教室外走。

  傅红雪接过学生卡别在胸前,临走的时候他看了眼矮自己半个头的叶凡。

  “不仅个矮,还一副不聪明的样子。”

  正打算回教室的叶凡瞬间像被点燃的炮仗一样,冲着傅红雪的背影就打算来一脚,他身高在班上算是拔尖的那一类,偏偏在傅红雪面前矮了半头,就连学习也是熬夜都追不上。

  “傅红雪!我要和你决斗!”

  刚从1班回来的罗浮生一听这句话,赶忙死死的抱住叶凡的腰往教室里拖,在学校里打架斗殴是要被记过的,而且对方可是跆拳道黑带,一只手就能把他给拎起来,这不是上赶着找揍吗?

  课间的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,但是叶凡记仇的本子上又追加了一笔:今天傅红雪说我矮,还嘲笑我傻!【死仇】

  夏日的天气总是让人昏昏欲睡,老师激情澎湃的演讲到最后都变成了耳边动人的催眠曲,教室里的学生大多七倒八歪的勉力撑着自己混沌的脑袋,眼睛半睁半闭间写下一长串没人能看懂的字符,耳朵里听到的更是自己时断时续的朗读声,他们身体还在坚持着,意识却早已游离在世界之外。

  叶凡无聊的转着手中的课本,他脑子里想的都是如何快狠准的扳回一局,讲台上老师叫他名字的声音已经开始隐含怒意。

  后背突然被戳弄了一下,叶凡一个激灵抬起头来,恍惚间只看到一个白色的物体冲着他的面门就飞了过来,他条件反射的反手一挥,砰的一声,手中课本一沉,白色物体呈抛物线划过教室半空,然后稳稳的落在了天花板的电风扇上,原来是个黑板擦。

  “叶凡!去外面给我站着!”

  语文老师尖细的嗓音已然变得刺耳了起来,一双单眼皮小眼睛更是能喷火似的瞪得溜圆,叶凡真怕她把眼珠子给瞪出来。

  教室外的走廊很安静,带着点凉爽的小风,不比教室里的空气闷热,叶凡懒懒的倚靠着身后的墙,听着教室里隐隐约约的读书声,更困了。

  放学铃对于饱受煎熬的学生们来说简直是幸福的号角。

  傅红雪背着书包站在校门口等叶凡,上个周傅妈妈就已经交代过了,不论上学还是放学,两个人都要走一起,一是培养感情,虽然两人总是打架;二是互相有个照应,最近绑架勒索的现象很严重。

  大概等了有二十来分钟,学校里的学生基本已经走完了,叶凡还没有出来。

  傅红雪不耐烦的“啧”了一声,抬腿往教学楼走去,刚走到6班门口,他就看见叶凡踩在凳子上用扫把疯狂的拍打电风扇,扇叶上正斜斜的搭着一个黑板擦。

  叶凡现在很烦躁,他和这个黑板擦已经战斗了快半个小时,不管他怎么弄,就是掉不下来,眼看着外面天都要黑了。

  正是时,一道颀长的身影悄悄的来到了他凳子旁边,此时的叶凡还在垫着脚去够黑板擦,对于即将要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。

  “嘿。”

  安静的教室突然传来一道低沉的嗓音,叶凡猝不及防下被吓得一哆嗦,他在试图平衡身体的时候脚扭了一下,这也就造成了他身体控制不住的往前倾倒。

  傅红雪没想到对方这么不禁吓,这要是摔下来一定会受伤的,他一个剑步上前打算接住对方,没想到扑过来的冲力太大,连带着他也倒在了地上。

  预想中的疼痛没有到来,叶凡睁开情急之下紧闭的双眼,一张放大版的俊脸映入了他的眼帘,对方黑色的瞳孔近看之下竟然带着浅浅的琥珀色,神秘又瑰丽,鸦青色的浓密睫毛扇子似的颤动着,虚掩住其下所有的情绪,两人的鼻尖近得几乎触碰到了一起,彼此间清浅的呼吸缠绕交融,他甚至能闻到傅红雪身上淡淡的柠檬洗衣液的味道,一点绯红悄悄爬上了叶凡的耳尖,空气在这一刻变得暧昧了起来。

  “可以起来了吗?你真的很重。”

  傅红雪面无表情的看着身上的人,为了让对方深刻的认识到重这一点,他还控制着往上挺了挺腰。

  先前的旖旎瞬间消散一空,叶凡咬牙切齿的屁股用力往下坐,看着对方变得铁青的一张脸,他更不打算起来了。

  “想吓我是吧?说我重?看我不......嗷!”

  正当叶凡准备一雪前耻,狠狠地报复回来的时候,原本就摇摇欲坠的黑板擦正好掉下来打在他额头上,最后顺着鼻尖滚落到了傅红雪的胸前。

  “噗...”

  傅红雪赶忙偏过头用拳头死死抵住唇角防止笑出声来,此时的叶凡额头上全是白色的粉末,最为好笑的是还有一撮沿着鼻梁一直画到了鼻尖,最后在下巴处杵了个不怎么规整的小白点。

  “傅!红!雪!”

  叶凡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生气过,他气得一张脸涨红,双手用力按住身下人的肩膀,头一低就把脸埋在了傅红雪的脖颈间,然后一顿猛蹭,想把自己脸上的东西蹭给对方。

  “痒...嘶!”

  傅红雪觉得叶凡的头发刺刺的,扎在他脖子、耳朵上痒痒的,今天叶凡用的是和他同一个牌子的洗发水,淡淡的薄荷香窜进了他的鼻子,凉爽中携着一丝燥热,这种感觉让傅红雪感到很奇怪,他从来没这么痒过,可还没等他细想更多,脖子上突然传来的疼痛唤回了他的神智,叶凡咬了他一口。

  狠咬了对方一口的叶凡为了不挨揍,他赶忙撑着一旁的凳子站了起来,才刚迈出一步,脚踝处就一阵刺痛,他摔下来的时候好像把脚扭了。

  “有能耐就自己蹦回去,牙尖嘴利的。”

  傅红雪弯腰捡起落在地上的书包,掸了掸上面的灰尘,一脸事不关己的看着对方皱眉的样子。

  “也不知道是谁害的...”

  叶凡嘟囔着收拾完自己的书包,他是绝对不可能求饶认输的,就算是用爬的,他也要爬回去。

  三两下将书包塞满,叶凡一把甩在肩上,单腿立着就往教室外蹦。

  傅红雪看着对方蹦得歪歪扭扭的样子,想了想回家挨骂的场景,任命的叹了口气,他几步上前将自己的书包丢到对方怀里,转身就蹲在了地上。

  “就算把你另一条腿蹦瘸了,你也到不了家。上来吧,我背你。”

  说实话,要不是顾念着脚疼,叶凡真想一脚踹过去。

  在教室里耽搁的这些时间让他们错过了最后一班公交车,索性学校离家不算太远,步行的话半个小时就到了。

  “你就没想过减肥吗?重得跟猪一样。”

  今天第二次被同一个人说重,叶凡觉得再好的脾气都忍不了,他原本松松环在傅红雪肩膀上的手臂立刻死死的钳住了对方的脖子,跟锁喉似的,一双腿也交叉着用力的夹住对方的腰,现在他整个人就跟只树袋熊一样攀在傅红雪的背上。

  “松...松...手...”

  傅红雪的脖子被身后的人死死箍着,呼吸变得困难,缺氧使得他一张脸通红,背上一个人加上两个书包的重量让他身体微微往后仰,他现在是进不能呼吸,退又要摔倒。

  两个人就这么在大街上谁也不服谁的较着劲,胜负没分出来不说,反倒折腾出一身的汗。

  等回到家的时候,天已经墨黑了,傅妈妈气得拎着两人的耳朵教育了一个小时的放学要回家守则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离叶凡认真记录报复成功的那一天已经过了一个周了,他和傅红雪默契的保持着绕道而行的见面礼仪,他扭伤的脚也在昨天痊愈了。

  “凡凡,周末我们去游乐园玩好不好?我给你介绍个人啊!”

  罗浮生高兴的双手捧着自己的脸,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弯成了月牙的形状,他很早之前就想把自己的发小介绍给叶凡认识,苦于凑不到时间,正好这次发小有多的游乐园门票可以分享,大家可以好好的玩一场。

  “好啊。”

  此时此刻站在游乐园门口的叶凡真想穿越回去打死当时答应的自己,谁能来告诉他,为什么傅红雪也在!

  “凡凡,这个就是我的发小沈巍,我没想到他说玩得好的同学竟然是傅红雪......巍巍,这是我的好哥们儿,叶凡。”

  罗浮生拉了拉臭着一张脸的叶凡,头痛的把目光投向了一旁的沈巍。

  “叶同学,你好。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们家浮生的照顾,你不要有负担,权当放松心情了。”

  尚处于变声期的嗓音还带着一丝沙哑,中规中矩的黑框眼镜遮挡住了对方眼中真实的情绪,已经慢慢长开的五官可以明显的看出主人的俊朗帅气,不愧是学校的校草级人物,叶凡边打量边心中暗暗思索,就是对方说的话有点怪怪的。

  “没事。”

  不等叶凡有所表示,傅红雪抢先开口答应了下来,徒留叶凡在原地气得狠瞪了他几眼。

  游乐园的设施无怪乎刺激的与不刺激的,罗浮生向来对过山车等大型游乐项目避而远之,每次他和沈巍来游乐园,都是吃东西、旋转木马、摩天轮、吃东西,这几样循环进行,而沈巍也乐得陪着他玩这些。

  在询问了罗浮生和沈巍,确定他们俩不打算去玩之后,叶凡只能和傅红雪一起踏上了征战整个游乐园的旅途。

  四人约定好在鬼屋集合,等玩过鬼屋之后,就可以回家了。

  游乐园里的尖叫与呐喊刺激着挑战者们的肾上腺素,以往不敢尝试的大胆项目,都在今天一并完成了。

  “哇!前面是蹦极!我们去玩蹦极吗?”

  叶凡举着游乐园的项目手册,一脸兴奋的建议着,他的头发在上一轮的极速漂移中被吹得有些凌乱,一张白净细腻的脸上泛着健康的红晕,大大的眼睛更是亮亮的充满了神采。

  “嗯,蹦极过后就可以去鬼屋了。”

  傅红雪一只胳膊搭在叶凡肩上,稍一使力便将人搂在了怀里,他探头看着对方展开的手册,一边细读着注意事项,一边用手揉了揉怀中人的发顶。

  来蹦极的人不多,工作人员在帮叶凡扣安全绳的时候宣布今天的单人蹦极取消了,如果要跳的话,只能选择双人的。

  “双人也行,省得麻烦。”

  叶凡拉过一旁的傅红雪,让他面对面的站在自己身前,工作人员将两人紧紧的绑在了一起,为了安全起见,他们还得互相抱住对方才行。

  强有力的手臂紧紧的圈在自己身后,手指确定触感般的细细摩挲着,他们俩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亲密接触过,叶凡将头轻轻靠在傅红雪肩上,闻着对方身上淡淡的柠檬香,他觉得自己心跳得好快。

  “别怕,有我在。”

  独属于傅红雪的平淡嗓音,带着一股冷冽,他竟然奇迹般的从中听到了一丝安慰与担心。

  “10...9... ...3...2...1...”

  跳下去的那瞬间,心是悸动的。

  蹦极过后,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了明显的改变,小心翼翼中暗藏着某些蠢蠢欲动的因素,自成一体的氛围容不下第三者的插足。

  “凡凡!这边!”

  罗浮生松开一直紧抓着的沈巍的手,双手高举过头顶用力的挥舞着。

  叶凡眼尖的看到了对方举手前的小动作,他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,但碍于现场人太多,他不好细问。

  据说这个鬼屋在当地很有名,恐怖的音效和逼真的道具吓坏了很多前来挑战的游客。

  古堡形式的外观建筑看上去破败不堪,斑驳的墙皮掉落在半空中,在风的刮蹭下呲啦作响,大门处鲜红的油漆扭曲的涂抹出“幽灵古堡”四个大字,门口的工作人员全都僵直着一张青白的脸,有的还十分敬业的在脖子上抹了少许血浆,营造得十分逼真。

  看着眼前这恐怖的场景,罗浮生有点打退堂鼓,他在某些事情上向来胆子不大,在沈巍牵着他的手并且答应帮他捂住眼睛的时候,罗浮生进去了。

  叶凡和傅红雪领了一只手电筒也进去了,整个古堡分为三层,第一层是初级的道具区,不会有工作人员扮演的鬼魂吓唬人,他们只需要找到通往第二层的钥匙就可以离开了。

  “这东西做得真假。”

  叶凡用手电筒扫了扫天花板上吊下来的尸体,白色的绷带缠得只剩下一颗脑袋,塑料的脑袋上还用红艳艳的油漆画出了拖长的五官,胆子小的人这时候该尖叫了。

  “啊!!!!”

  一声中气十足的尖叫声从二楼的方向传来,听声音是罗浮生,傅红雪二话不说抓起叶凡的手就往二楼跑,钥匙早在他进门的时候就找到了。

  “生崽?是你们吗?”

  叶凡一边挥动着手中的手电筒,一边呼喊着,二楼的构造很狭窄,时不时还有鬼魂飘过抓人,游戏规则中有一条就是不能被鬼抓到,抓到就代表游戏结束。

  “小心。”

  正巧前方突然冒出来了一只鬼魂,傅红雪带着叶凡躲在了一旁竖起来的柜子中,手中的手电筒一关,目光所及一片黑暗,只有大厅里靠近柱子的地方泛着小小的红光。

  叶凡现在整个人背靠在柜子底部,柜子很浅,他被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,傅红雪宽厚的手掌紧紧的捂着他的嘴,隔着一个手的距离,嘴唇相贴,叶凡身前是傅红雪宽阔的胸膛,两个人近得呼吸都是对方吐出来的气息,他控制不住的眨了眨眼睛,睫毛轻扫过对方的,昏暗中他好像看见了傅红雪深邃的眼睛,他们今天贴了多少次了?

  叶凡晃神的功夫觉得视线左前方有什么东西在动,他尽量不去在意身前人的一切,凝神往动的方向看去。

  那里有两个人躲着,他看不太明晰,只大概能看出那两人是在接吻,这么恐怖的场景还能吻得下去?也不知道是神经大条还是心太宽。

  “要试试吗?”

  喑哑的嗓音喷吐在耳边,烫得叶凡不禁瑟缩了一下,“什...”

  未尽的话语消散在傅红雪压下来的唇舌中,对方干燥的唇瓣在自己嘴唇上缓慢的厮磨含吮,配合着含咬的力度,湿润的舌尖更是沿着唇缝细细的描摹着其上的纹路,粗粝的舌苔刮蹭而过,激起一阵颤栗,叶凡受不住的微微张开了嘴,灵活的舌顺势滑了进来,敏感的口腔内壁被对方细致的舔弄游移,叶凡开始觉得腰肢泛酸,腿也站立不住的往下软,他不得不用双手紧攀着对方的肩膀来稳住自己。

  傅红雪滚烫的手掌顺着叶凡脊背处的凹线往下滑,在陷进去的腰窝处逗留了一段时间,随后来到了挺翘饱满的臀部,对方的臀肉不多,但是很翘,他双手用力握住两瓣臀肉,往上一带就将对方抱了起来。

  “唔...呼唔...”

  叶凡被傅红雪紧紧的抵在了柜子上,他与对方缠弄的舌头已经开始发麻,口中来不及吞咽的津液顺着两人贴合的地方溢了出来,一路向下隐没在衣领间,水流的啧啧声,身下越来越强烈的撞击声,都让他的脑袋昏沉一片,黑暗的环境更是增加了他的快感,连带着彼此已经抬头的下身都让他颤栗不止。

  走出古堡重见光明的那一刻,叶凡差点以为自己要被傅红雪亲死在鬼屋里,罗浮生和沈巍站在出口处等他们,只是相较于一开始的活泼好动,现在的罗浮生有点过于安静了。

  “生崽,被吓到了吗?”

  叶凡呼噜了几下对方的呆毛,打算好好的安慰一下自己的后桌。

  “他不小心咬到了舌头,暂时不能说话。”

  沈巍理了理罗浮生乱掉的头发,他不动声色的将人拉到了自己的身边,顺便替不能说话的罗浮生解释了一下。

  叶凡看了眼对方微肿的嘴唇,再抿了抿自己还在刺痛发胀的嘴巴,他脑子里瞬间闪过黑暗中接吻的两个人。

  “你们...”

  没等他问出心中的疑惑,傅红雪就一把将他勾在了怀里,带着就往外走,“我饿了,回家吃饭。”

  “有本事自己走!不要勾着我!”

  “你矮,勾着舒服。”

  “傅!红!雪!”